新闻动态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动态

伞头秧歌信口聊

本人小时候爱看秧歌,秧歌队一来,就伙一大群人跟在后面挨家挨户听伞头编唱秧歌。记得有个伞头进一家富户大院唱道:进了院仔细观,细面子石窑院子宽,勤劳之家光景好,后代一定出大官。转过峁是一家分另出来不久的单窑小户,我们看他怎么唱,他唱道:一孔土窑院子小,去过的地方数这儿好,宝山风水没被破,金马驹会来不会跑。又进一家院子,震天动地的锣鼓声惊得一群鸡乱飞乱叫,他唱道:秧歌队拜年来得急,惊散主家一群鸡,公鸡叫,母鸡飞,吉祥之兆必有喜。

 

伞头秧歌多是即景编唱,只要顺口又词语正确而喜庆就算可以。据说大诗人贺敬之原也是当地伞头名家,在他的《回延安》里:“……几回回梦里回延安,双手搂住宝塔山……满窑里围得不透风,垴畔上还响着脚步声……”就很具秧歌风味。普通伞头要在紧迫的时间内编唱出那样热情洋溢、形象生动的秧歌来是难以办到的。唱了前一句或两句,后面的编不出来嘻嘻哼哼收场的也不乏其人,有的甚至胡乱结尾惹怒主家被赶走。有支秧歌队在镇上沿门子,邻近一钉鞋匠家的路上,伞头用心编了支自己满意的秧歌:秧歌队的同志听我讲,这里住着钉鞋匠,做工认真手艺强,顾客无人不赞扬。可是一进院唱了前两句,后面的怎么也想不起来,在阵阵锣鼓的催逼下全身出汗,只好胡乱结尾道:钉鞋匠,钉鞋匠,辈辈下来钉鞋匠。钉鞋匠是个火爆性子,一脚踢翻摆好的糖果烟酒,顺手拉起扫帚就赶就骂。

有的伞头利用编唱秧歌宣泄心中的不满。早年的张存有地的秧歌从横山南塔远去延安给党中央拜年,受到毛主席和中央其他领导的赞扬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横山县革委要求各公社组织秧歌队于正月十五到县上会演,因张存有地的秧歌有过光荣史,也被指定参与。张存有地是个穷队,秧歌停闹多年,接到通知非常激动,速派人去县上,想要点置买衣服钱,县上没给。有关领导答复说,为的是丰富群众文娱生活,主要看精神,穿戴并不重要。正月十六开总结大会,要求会议结束时,各秧歌队的主副伞头都要编唱一支道辞秧歌离开会场。受奖秧歌队的伞头都唱了歌功颂德的秧歌,赢得主席台上阵阵掌声和满意的笑容。张存有地秧歌排名倒数第一,总结时明确指出穿戴不行,该秧歌队人人有气。主伞头唱道:各位领导听我言,我们的秧歌毛主席也没嫌,穿戴不行你们不给一分钱,有意给我们抹黑脸。副伞头唱道:台上领导听我言,你们的评比我们有意见,不看精神看衣衫,嫌贫爱富是啥官。队员们重复道:嫌贫爱富是啥官。歌声一落,猛击锣鼓扬长而去,给了台上的人难堪尴尬自不必说。

 

 文章整理:广告太阳伞制作 http://www.hsdafu.com/news/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6-02-01 10:11:09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Copyright 2015 版权所有:鹤山市大福伞业有限公司 优化策划:亿阳科技
关键词 :广告太阳伞制作 广告太阳伞价格 广告帐篷制作 广告帐篷价格 HTML网站地图 xml网站地图 Txt网站地图
网址:www.hsdafu.com
    友情链接 : 烟台阳光房 合肥篷布 企业画册设计
销售客服一 销售客服二 销售客服三 销售客服四